EVOLIFE 实验室中文官方网站

返回首页 | 留言咨询

艾沃护肤理念




Evolife系列产品在皮肤病治疗领域的应用
1)皮肤的感觉功能概述
• 感觉神经纤维:有髓A纤维和无髓C纤维
      — 有髓A纤维 —— 传导疼痛和冷觉
      — 无髓C纤维 —— 传导灼痛、温觉和瘙痒
• 感觉神经纤维主要为肽能神经,P物质和降钙素基因相关肽是其主要介质

a.皮肤的感觉功能-瘙痒
• 神经传导-致痒剂或物理因素可激活皮肤C纤维,并通过轴突反射引起神经介质释放
• 和瘙痒有关的化学介质:胺类、前列腺素、神经肽、P物质

b.皮肤的感觉功能-疼痛
• 致痛物质:伤害性刺激可引起局部组织破坏而导致疼痛,包括K+、H+、组胺、缓激肽、5羟色胺、乙酰胆碱和P物质。
• 神经传导:伤害感受器传导 —— 伤害感受器分为机械性和多觉性
• 机械性:仅对机械性刺激发生反应
• 多觉性:对多种伤害性刺激(化学、机械、热等)起反应

2)P物质和皮肤感觉功能密切相关[1]
a. 皮肤中的肥大细胞与神经肽P物质关系密切[2]
  P物质能以神经分泌的方式作用于各种免疫细胞,参与免疫调节,促使免疫功能,既能增强单核巨噬细胞的吞噬和趋化活性,又可以促进T细胞增生,B细胞合成和分泌免疫球蛋白,从多方面影响免疫反应。研究表明P物质反应阳性神经在真皮中主要分布于真皮浅层微小血管周围,并由乳头层进入表皮,维持皮肤的感觉和感受伤害性刺激。研究证实P物质在许多皮肤性疾病中起重要作用,如增生性瘢痕、银屑病、变应性皮炎、白癜风等病变部位的P物质含量增高,P物质可能是导致上述疾病瘙痒症状的重要介质。

b.皮肤的瘙痒和炎症反应与肥大细胞脱颗粒和P物质神经纤维密切相关
  含P物质的感觉神经末梢具有双向传导功能,向中枢传递受刺激信息起递质作用,在局部释放P物质, 及其他肽类物质起调节作用,参与瘙痒和疼痛的启动过程,尤其常见于:特应性皮炎、银屑病、白癜风等皮肤疾病的发病。

3)Evolife温泉水在皮脂腺体外临床实验证明其相当于P物质的抑制剂[3]
  在体外研究中,人皮脂腺体外培养模型受到P物质(SP)和促肾上腺释放的皮质激素(CRH)的刺激(模拟应激状态);被稀释50%的纯净艾沃温泉水,其中含有的多种矿物成分(包括锂),作为抑制剂作用于增殖的皮脂腺,抑制皮脂腺的过度增生。

4)P物质在银屑病中发病作用
a. P物质在早期银屑病发病中的作用[4]
  P物质是神经肽中速激肽家族成员之一,广泛分布于中枢和外周神经系统中,研究表明P物质免疫反应性神经元(SP-IR)不仅存在于表皮内游离神经末梢,也存在于汗腺导管及真皮血管周围。P物质通过与神经激肽受体家族的G蛋白偶联受体(ERK)结合,促进锌指样物质Egr-1的合成,从而发挥其生物学活性。本研究检测了寻常性银屑病患者皮损处SP和EGFR的表达,发现进行期银屑病患者和慢性斑块型静止期患者皮损内P物质含量均明显高于恢复期患者和正常人(P<0.05),进行期和静止期则无显著性差异,恢复期和正常组之间也无显著性差异。以上结果说明P物质对于银屑病的发生发展及维持均有一定作用,研究表明,P物质可影响银屑病皮损局部的炎症反应,此过程的实现途径可能是多样化的,其中之一为P物质通过受体与肥大细胞结合,促进后者脱颗粒,释放组胺及花生四烯酸等炎性介质,使真皮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;P物质也能通过直接刺激多形核白细胞的趋化性来参与局部炎症反应。

b. 银屑病皮损处角质形成细胞中P物质的研究[5]
  本研究表明,银屑病患者表皮角质形成细胞中P物质表达水平较正常皮肤增高,这与姚聪君等用放射免疫分析法研究的结果一致。P物质是一种主要的神经肽,同时也是一种免疫调节肽,它能活化T细胞,诱导粘附分子表达及诱导内皮细胞和中性粒细胞产生白介素(Ⅱ.)-8等,而Ⅱ.-8是一种重要的趋化因子,能促进中性粒细胞及淋巴细胞趋化,参与炎症的发生和发展。可见,银屑病患者皮损处炎细胞浸润与P物质有可能密切相关。P物质还能特异性地作用于人外周血单核细胞,促进Ⅱ.-6、α肿瘤坏死因子(TNF-α)等细胞因子的合成与分泌。而Ⅱ.-6、TNF-α能通过不同途径促进角质形成细胞的增殖。所以,银屑病皮损表皮过度增殖可能与P物质也有一定关系。我们对进展期与稳定期皮损中P物质表达水平进行了比较,二者差异无显著性,说明P物质可能在银屑病的发生、发展与维持过程中均起一定作用。